示例图片二

原创一千年来,最好的两首水调歌头,一首出自苏东坡,另一首是主席的

2019-12-30 18:52:41 AG电投 | 首页 已读

原标题:一千年来,最好的两首水调歌头,一首出自苏东坡,另一首是主席的

最神的还是接下来的三句,“高峡出平湖”。三峡工程虽然从孙中山先生就开始擘画了,但是真正动工兴建,那是到了建国后的九十年代。主席词中的“三峡”,完全也是一种想象,一种宏伟构思。

说起水调歌头这个词牌,你会想起哪首词?当然是苏东坡那首“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兼怀子由”云云了。那首词是苏东坡的代表作,也是中学生读书考试必背的篇目。

在词作中,水调歌头也是比较长的,不容易记诵。你要是问我,水调歌头都有哪些词作?我恐怕只能回答出两首,一首就是苏东坡的这首,另一首是主席的作品,《水调歌头·游泳》。

相对来说,我们背诵古诗词,长篇不容易记住,比如李白的《蜀道难》和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虽然写得很好,我们却不愿意记诵。为什么?太长了,太费力了。

一般来说,诗词就是一种情感的表达和宣泄。可是主席这首水调歌头,同时还是一个伟大而又精准的预言,或者说是他看到了几十年后的中国。

展开全文

最后两句借用神话传说,感慨赞扬当下这个伟大的新中国。新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历史翻过了崭新的一页,人类进入了新纪元,当然不是古代能比的。

是的。两千年来,最好的水调歌头,应该就是这两首。主席的这首水调歌头,如果你不去武汉长江大桥,是很难体会到词中的境界的。才饮长沙水,又食武昌鱼,从长沙到武昌,笔调是轻快的。

虽然词有点长,字数有点多,相信大家都会背,也都喜欢背。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婵娟,即便不能拥有,相信大家对着一轮共同的明月,都会有苏东坡词中的情愫吧。

小编曾去过武昌长江大桥,桥的两端一座是龟山,一座是蛇山,都不是很高。龟蛇二山好像两个传说中的神兽,静静地镇守着长江,形象地来说,就是好像把长江给牢牢地锁住了。

然后是“一桥飞架南北”两句,自然是写的这座大桥了。主席的词作于1956年,当时的武汉长江大桥刚开始铺架钢梁,还没有建成。所谓的飞架,通途,完全是想象,更是精准的预言。此桥一通,南北顿成通途。

整个词的下阙就是勾勒出来的伟大宏图。主席曾经两次在词中写道龟蛇二山。一次就是在这首词中,“风雷动,龟蛇静”,另一次是在写黄鹤楼的词中,“烟雨莽苍苍,龟蛇锁大江”。

为什么是又食武昌鱼呢?其实这是一个典故。三国时期,吴国的首都在南京,昏君孙皓却要迁都到武昌。劳师动众,老百姓当然不愿意了,所以当时流传一句民谣,叫,宁饮建业水,不食武昌鱼。宁肯喝南京的水,也不吃武昌的鱼。宁肯死在南京,也不愿意去武昌。

然而,今时不同往日了,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,到处一片欣欣向荣,武昌鱼还是很好吃的。吃罢武昌鱼,又畅游长江,看似清闲,其实主席心里却在思考着国家的经济建设,充满着逝者如斯夫的使命感和紧迫感。

神奇的是,这种想象和构思在三四十年后,精准地实现了,真的就是“高峡出平湖”。不得不佩服,主席真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,他真的是高瞻远瞩,洞穿万里。